当前位置:大家购国学红楼梦中晴雯是如何为人处事的?惩戒丫环有多狠?
红楼梦中晴雯是如何为人处事的?惩戒丫环有多狠?
2022-08-18

红楼梦里,晴雯在丫鬟里是一等一的。“遥望历史的河流,感受历史的沧桑,下面和趣历史小编一起走进了解。

晴雯是《红楼梦》中比较受欢迎的一位丫环,作者曹雪芹甚至将她排在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一名,可见对其偏爱之深。而读者也因为情感倾向,往往选择性地只看晴雯的优点,而忽略了晴雯身上的劣根性。

毫不夸张地说,晴雯是整个荣国府中人缘最差的丫环。细细论来,晴雯身上似乎有一条线索,串联起她悲剧命运:晴雯之死,盖因被撵出怡红院,为何被撵?因为王善保家的以及大观园众婆子的诽谤,为何不诽谤别人,偏偏诽谤晴雯呢?因为晴雯素日太过嚣张跋扈,没有积累下好人缘,只能落得个“墙倒众人推”的结局。

这绝不是“受害者有罪论”的诡辩解读,通读《红楼梦》全书,晴雯在人情世故方面做了太多的错事,她下手太狠,做事太绝,这就注定了她会被人情世故反噬。

晴雯的判词中写道:霁月难逢,彩云易散,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。读者最欣赏的就是晴雯的平等观念,虽然她只是一个奴仆,可她自己自尊自爱,从来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,可问题的关键在于,晴雯虽然自己有平等观念,但她只是针对自己,没有推及到他人,甚至她也居高临下地欺辱他人。

这一点书中有很多对比,比如第37回,丫环秋纹因得到了王夫人的赏赐,在其他丫环跟前显摆了一番,就受到晴雯的讥讽:

晴雯笑道:“呸!没见过面的小蹄子!那是把好的给了人,挑剩下的才给你,你还充有脸呢!”秋纹道:“凭他是给谁,到底是太太的恩典。”晴雯道:“要是我,我就不要。若是给别人剩下的给我,也罢了。一样这屋子的人,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?”——第37回

晴雯此言不知收获了多少粉丝,她身上没有秋纹的奴性,渴望用对待所有人。可这仅仅只是表象,晴雯的平等只是针对自己,不包括别人。

于是第27回,因林红玉奉王熙凤之命,去帮忙送东西,路上撞见晴雯等人,她便对林红玉展开一场阴阳怪气的嘲讽:

大家分路走开,晴雯冷笑道:“怪道呢!原来是爬上高枝儿去了,把我们不放在眼里。不知说了一句、半句话,名儿、姓儿知道了不曾呢?就把她这样!这一遭儿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,过了后儿还得听‘呵’。有本事的从今儿出来这园子,长长在高枝上,才算得!”一面说着,一面走了。——第27回

很明显,超越时代的平等思想是后世论者强行加在晴雯身上的,晴雯并没有做到这一点。晴雯所谓的平等永远是针对自己,从这个角度看,晴雯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之嫌疑。

晴雯自己工作态度懒散,支使麝月等人干活,还言之凿凿地称“有你们在一日,我受用一日”;另一边她却又责怪林红玉不好好给怡红院干活,却给王熙凤送信,而实际情况是人家林红玉早已干完了本职工作,给王熙凤送信只是临时“兼职”......

另外,晴雯性格火辣,教训丫环也以狠辣著称,第52回“俏平儿情掩虾须镯”,晴雯深恶于坠儿偷镯子,给怡红院丢了脸,趁坠儿不备,向枕边抓起一丈青就往坠儿手上扎去,疼得坠儿乱哭乱喊,连声求饶。

亦有论者称,坠儿偷了镯子,晴雯教训她是应该的,那不妨再看第73回。彼时贾政次日要抽查功课,贾宝玉点灯夜战,补习功课,期间有一个丫环挨不住困意,打盹睡着了,不小心跌倒在地上,结果这个丫环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——晴雯姐姐在教训我!

话犹未了,只听外间咕咚一声。急忙看时,原来是一个小丫头子坐着打盹,一头撞到壁上了,从梦中惊醒,恰正是晴雯说这话之时,她怔怔的只当晴雯打了她一下,遂哭着说:“好姐姐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众人都发笑起来。——第73回

仅仅是打了个盹,小丫环就吓得哭着求饶,从丫环的表现就能看出,晴雯日常对待她们定然是极为严苛的,恐怕打骂诸事已是常态,故而小丫环才会用惯性思维,以为自己即将遭受晴雯的“教训”!

因此,如果我们不立足读者的上帝视角,而是将自己代入到怡红院的丫环视角,晴雯无疑是令人恐惧的存在,只要稍微犯点什么错误,就会遭受晴雯小则辱骂,大则一丈青伺候的责罚。

如此一来,就能解释通《红楼梦》中很多现象,比如第26回,丫环佳蕙曾评价过怡红院众人,其中她最不服气的就是晴雯:

佳蕙道:“就像昨儿老太太因宝玉病了这些日子,说跟着服侍的这些人都辛苦了,叫把跟着的人都按着等儿赏他们......我心里就不服,袭人哪怕她得十个分儿,也不恼她,原该的。说良心话,谁还敢比她呢!可气晴雯、绮霰她们这几个,都算在上等里头去,仗着老子娘的脸面,众人倒都捧着她去,你说可气不可气。”——第26回

在佳蕙看来,袭人既是贾宝玉未来的侍妾,日常工作又细心谨慎,她得到奖赏是应该的。可晴雯素日偷懒,工作能推给别人绝不自己做,可却仗着曾经是贾母的丫环,狐假虎威,竟也能得到奖赏,让别人如何能心服口服?

再有第77回,晴雯被撵出怡红院时,满园子的婆子丫环们恨不得放炮仗庆祝,其中便有婆子弹冠相庆称:

又吩咐:“快叫怡红院的晴雯姑娘的哥嫂来在这里等着,领出她妹妹去。”婆子因笑道:“阿弥陀佛!今日天睁了眼睛了。把这一个祸害妖精退送了,大家清净些。”——第77回

整个大观园,乃至整个贾府,除了贾宝玉,恐怕真没几个人能欣赏得了晴雯。与她日常相处的同事袭人、麝月、秋纹等,动辄被她讥讽嘲笑,她们心中恐怕对晴雯也有保留,更不用说被晴雯欺负的其他丫环了。

纵然今天有读者信誓旦旦称喜欢晴雯这样的女子,一旦现实中真有一个这样的人在身边,恐怕只会落个叶公好龙的下场,毕竟世间贾宝玉太少,大观园中的普罗大众才代表的是大部分人的真正观点。